您所在位置>首頁>工作動態
我是律師 | 高鋒:為了歷史真相,我和日本政府打了二十年官司
發布日期:2019-09-09  來源:湖南律師網  瀏覽次數:55

《我是律師》第九期推薦律師高鋒推薦詞

前路多艱,永不言棄。

微信圖片_20190909092235.jpg

編者按

1941年11月4日的清晨,天剛拂曉,伴隨著響徹城市上空的空襲警報,侵華日軍731部隊以常德為中心,空投了近半噸含有鼠疫跳蚤的谷麥等不明顆粒物,一場覆蓋常德及其周邊10個縣30個鄉150多個村的細菌戰拉開帷幕。

經過常德細菌戰調查委員會五年的調查,這場慘無人道的細菌戰,總共造成7346名無辜平民死于非命,還有數以萬計的同胞染病,導致常德出現“路上尋尸骨,湖中哭親人;時聞死尸臭,目睹無人舟;四野無農夫,百里少炊煙”的景象。

1996年,一批日本反戰人士來到湖南常德,與細菌戰受害者、大學教授、律師、義工開啟了對當年細菌戰的聯合調查。當時,20歲出頭的高鋒正在常德一家律所實習,他的老師羿保剛律師正是“常德細菌戰受害者調查會”的成員之一。

“不能讓這段歷史沉寂下去,要讓更多的人知道侵華日軍的殘忍行徑,以正義之聲告慰我屈死同胞的冤魂”。

第一次接觸到了那段鮮為人知的慘痛歷史,高鋒在震驚之余覺得自己應該為此做點什么,他果斷的成為了一名“常德細菌戰受害者調查會”的義工,參與到即將開啟的細菌戰跨國訴訟中來。

自此,高鋒經歷了3次對日跨國訴訟維權,時間跨度長達23年。


還歷史真相——他全程參與“細菌戰受害者對日訴訟案”

1997年,高鋒取得律師執業資格,并逐漸在常德的律師行業中嶄露頭角。

同年8月,包括常德群眾在內的中國108名細菌戰受害者及親屬代表委托日本律師向東京地方法院遞交了賠償訴訟案起訴狀,要求獲得日本政府的謝罪與賠償。

高鋒完整地見證了這場跨國訴訟及調查工作。

他積極參與民間的調查活動,幫助收集和整理受害者的信息和各地關于常德細菌戰的檔案、記錄。

經過長達5年的訴訟,2002年,開庭多達28次的“侵華日軍細菌戰受害者對日訴訟案”(以下簡稱細菌戰對日訴訟案)作出宣判,日本東京地方法院雖然首次承認731部隊的細菌戰罪行,但駁回了受害者要求日本政府道歉并賠償的訴求。

這一年 ,也成了高鋒直接參與細菌戰對日訴訟案的重要一年。

在受害者們一致表達上訴要求后,高鋒牽頭成立了全國第一個對日維權民間組織——常德市日軍細菌戰受害者協會,并任會長,組織和帶領受害者們繼續調查取證。

在上訴的6年時間里,他多次自費前往日本跟進上訴工作,還參與了很多日本民間組織針對該案的演講會、聽證會和民間團體交流。

2007年7月,日本最高法院最終下達了維持原判的判決書,案件宣布結案。

面對這一不公正的判決,高鋒決心繼續扛起這份責任,繼續為受害者奔走維權。

“盡管東京地方法院在司法層面承認了在中國實施了反人類的犯罪這個事實,但我們的受害者并沒有得到日本政府的謝罪和賠償”。

結案后,高鋒等人還多次自費前往日本,聯合日本民間友好人士,收集整理與細菌戰相關的證據及線索。

“我們會繼續收集證據和受害者的信息,爭取聯絡國內國際更多的力量來對日維權,讓日本承擔它的戰爭責任”。面對記者,高鋒堅定地說。

微信圖片_20190909092247.jpg

為和平而戰——他起訴安倍晉三參拜違憲

2013年12月26日,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公然參拜靖國神社,5天后發表講話宣稱“奪回強大日本的戰斗,才剛剛開始”,世界輿論一片嘩然。

2014年4月,包括日本普通市民和宗教人士等在內的550名原告,向東京地方法院提起訴訟,要求法院方面制止安倍的參拜行為,確認其參拜行為違反憲法。

8月,高鋒收到了一封特別的郵件,來信人是曾在細菌戰對日訴訟案中并肩作戰的日本律師一瀨敬一郎。

一瀨作為“安倍靖國參拜違憲訴訟案”的原告律師團成員,向高鋒表達了希望常德方面也能加入該案的意愿。

高鋒沒有猶豫,“長達十年的細菌戰受害者對日訴訟案的維權經歷都還歷歷在目,日本首相竟然公然參拜靖國神社,這給日本細菌戰的中國和其他的受害者產生了巨大的心理傷害”。

他在短短的幾天時間里召集到了另外17名常德民眾,一起通過法定程序成為了該案的原告人。

2016年12月2日,高鋒以原告代表身份出庭進行陳述。在庭審現場,他有理有據,慷慨陳詞,而被告方律師團已在前面的庭審中反復進行了安倍參拜靖國神社屬于個人行為、參拜行為未對原告產生實質性的肉體傷害不應予以賠償的辯護。

最終,這次跨國訴訟經過了漫長的3年后二審宣告敗訴。


為了程序正義——他再次將日本政府告上法庭

2016年11月,受日本律師一瀨敬一郎邀請,高鋒作為“安倍靖國參拜違憲訴訟案”的原告代表出庭陳述。

此次赴日,高鋒除了出庭陳述之外,還有另外的重要事務。但意想不到的是,在辦理簽證的時候,高鋒竟然遭到了日本外務省的阻撓。

他在出示了出庭邀請函之后,卻意外被日本外務省拒簽。在據理力爭無果,開庭時間臨近的情況下,高鋒只能選擇辦理旅游簽證趕赴日本。

“日本外務省的拒簽行為損害了我們在日本國內參加正常活動的權利”,忙完手頭事務后,高鋒和浙江麗水兩名被拒簽的同胞同時委托日本律師以私人名義起訴日本政府,要求日本政府就此次拒簽行為賠禮道歉并予以賠償。

微信圖片_20190909092254.jpg

使命在肩,他將繼續前行

1996年,高鋒懷著滿腔熱血,加入對日訴訟團隊,一晃二十多年,時過境遷,眼看著那些和自己并肩作戰的細菌戰受害者原告一個個故去,身邊的年輕人對這段歷史越來越陌生,但高鋒熱血依舊。

還受害者以正義、還法律以公正、還歷史以真相,這正是高鋒作為一名律師,作為一名中國人,所肩負的使命與擔當!

至今,高鋒和受害者還在堅持,還在繼續收集證據,繼續將這一段悲慘的歷史事實和侵華日軍的暴行公之于眾。他們和日方友人、正義律師一直在堅守。為了讓那場細菌戰受害者獲得日本政府的謝罪與賠償,以告慰他們的亡靈。


后記

在高鋒20余年的律師執業生涯里,還經辦了很多大案要案,但這三次對日維權的經歷卻成了他永遠不能忘卻的記憶。

為細菌戰受害者的訴訟維權而奔走、為反對日本首相參拜靖國神社行為而毅然起訴,無不彰顯著一名心懷天下,有民族氣節的律師的責任與擔當。

在抗戰勝利74周年之際,謹以此獻給曾在抗戰中浴血奮戰、光榮犧牲的英烈,也獻給為還這段歷史真相而奔走呼吁的中日各界正義人士。


?
湖南省律師協會版權所有,轉載本站內容,請注明出處  湘ICP備15009664號
7星彩走势图预测 太赢家足球即时比分 凤凰11选5稳赚计划 微信捕鱼提现 江苏时时彩 广州福利彩票投注站 柳州做什么赚钱跪求 1穷人怎么赚钱 云南快乐10分开奖号码 腾讯欢乐麻将规则 极速快3 pk10免费滚雪球计划 上海快三怎么买能中奖 律师和高中老师哪个好赚钱 安徽快三开奖结果全部 贵州快三走势图一定牛一定牛 极速快乐十分